伍柒

【楼诚台】少年无忧

声明:

楼诚台有,即:楼诚+楼台+诚台

不喜欢也请不要吐槽

其实主要讲的是明家在明台去香港之前的故事

 

少年无忧(一)

 

 

阿诚刚一天明就被桂姨从床上拖起来,责令着要他准备好明家晨起要准备的一应细碎事物。虽说明家大小姐和少爷一向待他和善,可他的姆妈却总是找些小事责罚于他,每到这时阿诚就更乐意待在少爷身边,起码能少挨一顿打。

 

阿诚准备好了早饭,又大致将厨房和后院清扫了一下便已经快要过了早上7点,想起餐桌还未来得及擦,就急急揣着抹布来到客厅,发现明家的大小姐已经坐在餐桌旁了。

 

明镜的膝上坐着一个粉白稚嫩的男孩,看上去约莫3、4岁。阿诚知道这个孩子是大小姐半月前从大街上捡回来的,孩子的母亲救了大小姐和少爷的命,自己却死于车祸,独留下这个可怜的孩子。

 

大小姐虽然已放出消息要寻孩子的家人却一直无果,这才把这孩子留在明家认作了弟弟,唤作明台。

 

明台发现阿诚一直看着自己,立刻在明镜怀里蠕动着转过身去,把头埋在明镜怀里躲避着阿诚的视线。

 

明镜叹了一口气,双手拍着孩子的背说:“明台,阿诚哥哥不是坏人,你瞧,哥哥给你准备了你爱吃的芙蓉酥呢。”

阿诚立刻端着那盘芙蓉酥凑到明台身边,可小少爷只是埋头在明镜怀里,看也不看阿诚一眼。

 

“姐姐,若不是这孩子半夜里做噩梦,还会呓语着喊姆妈,我还真当他是个哑的呢。”这时候明家的大少爷明楼也起来了,正站在楼梯边看着三人,桂姨给明楼摆好餐具拉开椅子还不忘瞪阿诚一眼,阿诚立刻就跑到明楼身边将大少爷迎了过来。

 

“明楼,不许乱说。”明镜虽然嘴里责备着,心里却也十分担心。

明台在母亲合棺那日还趴在母亲的棺木前喊着“姆妈,不要睡了。”

小小的三岁孩童怎么能理解什么是死,他只知道那天姆妈被车子撞了,姆妈很疼,带他回家的姐姐也只告诉他姆妈不会醒了。

 

明镜厚葬了明台的母亲,下葬的当天夜里明台就好似有所感觉一样发起了高烧,整整昏睡了两天,醒来后就再也没有问过姆妈去了哪里,却也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阿诚,桂姨,你们俩忙了这一大早也累了,也去用些早点吧。”明镜挥挥手就想让桂姨和阿诚先去歇着,哪里知道阿诚是根本就不想离开这客厅,阿诚毕竟也只是个孩子,委屈的看了一眼明楼。

 

明楼立刻开口说道:“阿诚,昨日我们一起做的那个船模还未完成大半,你就先别下去了留下来随意吃点,等下就去我房里和我一起完成那个船模怎么样?”

阿诚忙不迭的点着头,生怕大少爷看他犹豫,不让他留下来了。

 

明楼跟阿诚说了一会儿船模的一些精细的地方,又渐渐说起了一些别的大船还有一些海上的传说故事,明镜看着这两个孩子聊的热火朝天也不禁扬起了嘴角。

 

阿诚很小的时候就被桂姨接到了明公馆,那时自己刚刚接手明家忙的焦头烂额,不免忽略了明楼;桂姨带来的这个孩子很乖巧,年龄也和明楼差不太多,正好做了明楼的玩伴。

 

明台听着两个哥哥说话,双手也渐渐松开了明镜的脖子,微微转过头来看着两个哥哥,好像也很有兴趣似的。

 

明楼看到明台有所反应,也就有心逗弄:“明台,你见过大轮船吗?”

明台看着明楼,眼睛亮晶晶的,却仍然没有开口说话。

 

明楼看得出来明台感兴趣,嘴里却说:“明台见过大轮船?那倒是没有意思了,今天有一艘英国的大船靠进港口,听说有6、7层楼高呢!哥哥今天要带你阿诚哥哥去港口看看,既然明台见过那就……”

 

话还未说完,明台已经急急扑过来拽住了明楼的袖子,明楼看明台的半个身子都悬在半空中吓了一大跳,立刻就把明台接过来抱在自己膝上。

 

明台到了哥哥的腿上还不安分的站了起来,双手拽着明楼胸前的衣服,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看着明楼。

 

“明台也想去看大轮船吗?”

明台点头。

 

“那哥哥也不能凭白带着你去,你得叫我一声哥哥才行。”

小明台犹豫了一下,明楼借势就装着不高兴要把明台往明镜怀里塞。

 

明台“啊”的叫了一声,挥舞着短短胖胖的小手就紧紧抱住了明楼的脖子。

明台人虽小却还是有些力气的,明楼艰难的把自己肩上的小糯米团子扯开了一些,问道:“你又不愿意叫我哥哥,我为什么要带你去看大轮船?你看,你阿诚哥哥也是叫我哥哥,我才带他去的。”

 

说着看了阿诚一眼,阿诚立刻会意,叫了一声“哥哥”。

明楼很是受用。

 

明台眼神躲闪,还是把头埋在明楼肩头,半晌发出闷闷的一声——

“……哥哥”

 

明楼听见这一声别扭的哥哥知道小少爷终于是愿意接受自己了,立刻投了一个得意的眼神给明镜,明镜听见明台开口叫人,一颗心也就放了下来。

 

明镜笑的无奈:“从小就你主意多了,下午风大,吃了早饭就带着明台去吧。”

说着又转向阿诚:“阿诚,照顾好小少爷,让钟叔开车送你们过去。”

 

出门前明镜几番嘱咐却还是放心不下明台,还想派了桂姨跟着一起去,明楼立刻推了这事:“姐,你还不放心我吗?再说还有钟叔跟着呢,能出什么事啊?而且桂姨要是去了,你在家有点什么事没人打点怎么办?”

说着又推了推阿诚。

 

阿诚也开口说:“大小姐,我会看着大少爷不出岔子的。”

明楼挑了眉毛就骂:“阿诚,什么叫看着我不出岔子?”

 

“唉……好吧,想也不会出什么事,记着早些回来,我让桂姨备了午饭的。”

明镜给明台整了整衣服,终于还是把两个弟弟送出了门。

 

临走了明台发现明镜没有跟来,急急扯了明楼叫起来:“姐姐!”

明镜听到明台叫自己,忙走过来握住明台的手说:“明台,哥哥带你去看大轮船,姐姐就不去了,恩?”

 

明台握着明镜的一根手指,眼睛里又是焦急又是委屈,眼泪蓄在眼睛里,看着就要掉下来了。

明镜急忙给明台擦了擦眼泪,安慰道:“姐姐上午有事,哥哥带你去玩不好吗?”

 

明楼也轻轻拍着明台的背,明台不说话只是拽着明镜的手指不放,明楼没有办法也只好试着将他抱的离明镜远一些,可刚一挪动步子明台就大哭起来,惊的明镜立刻抱过明台在怀里哄着。

 

“这是怎么了啊?明台?……不要哭了,明台,是姐姐不好,是姐姐不好。”

看明台哭的厉害明镜心里就好像被小虫子咬着一样疼,只是不知道明台哭的原因,慌乱下只能一直说着自己错了。

 

明台哭了一会儿大概是累了,稍稍歇了一会儿才断断续续打着哭嗝说:“姆妈……不要我……姐姐……也不要我!”

 

明台说完这话又把头埋在明镜怀里哭,明镜终于也忍不住泪水了——

她本来只是觉得这孩子可怜,又念及他的母亲是为了救自己和明楼才丢了性命,所以认了明台作弟弟。

照顾了这孩子大半个月,心里也很喜欢这孩子,却还是没有真的拿他当作亲弟弟看。

 

听了明台的话,明镜才知道这孩子心里把自己看的很重,很怕自己也和他姆妈一样“抛弃”他,离他而去。

 

明镜正哭着,有一双小手就伸到自己脸上胡乱抹着她脸上的泪水——

明台正伸着小手看自己,说:“姐姐,不哭,明台…不哭。”

 

明镜听到明台说起自己新名字时候的犹豫,心下一痛,皱眉强忍了泪水点点头。

 

“明台喜欢姐姐”小明台环抱着明镜的脖子“姐姐也……喜欢明台。”

明镜擦了眼泪,哽咽着点头:“好,姐姐喜欢明台。”

 

“姐姐一直喜欢明台。”

“好,姐姐一直喜欢明台。”

 

这一次明镜是真真疼到了心窝里的,而此后,明镜也是真真把明台疼到了心窝里。

 

明家小少爷,天生知道该怎么撒娇,怎么惹人疼。

 

 

---也许有后续也许没有暂且先打上的---

---TBC---

 

 

写在后面的话:

 

这文里的年龄设定是:明镜18→明楼12→明诚10→明台3

 

文里明台初到明家,就算只有3岁也还是知道这些都不是他真正的家人的,所以初来肯定有一段适应期。

而他年龄太小不能完全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当做是他的姆妈不要他了,而明镜在这段时间一直充当着他母亲的角色,所以特别依赖大姐。

 

关于明诚为什么还叫做阿诚:

因为在这文里的设定是,明楼明镜还不知道桂姨虐待阿诚

所以此时阿诚还不是明诚,只是家里的佣人桂姨的儿子

 

关于明楼和明诚的性格:

毕竟那时候都是小孩子啊!

没有人从一开始就老谋深算的,所以把他们两人都写的幼稚了一些。


评论(15)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