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柒

【楼诚台】少年如酒

声明:楼诚台3P有

这是点梗产物=3=

 

 

少年如酒

 

明台15岁那年的暑假,被明镜送到巴黎和两个哥哥们共度。

想起3年前,明楼决定要去法国留学,明家小少爷一开始乐呵呵的以为哥哥说的巴黎就是上海的某个地方,觉得自己可以疯玩的地方又多了一处开心的不行。

明楼既是要去法国,明诚当然也得跟着,这就惹得小少爷不开心了——

 

“不行,阿诚哥要留在家里陪我!”明台自知管不了大哥,可是明诚却从来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下的。

“明台,你阿诚哥是去上课,不许胡闹。”

明台当下就拽着明诚的衣袖撒泼,也不管明楼在一边如何解释。

明诚夹在两人中间被大小两个少爷拉扯着,心里怕大少爷一个力气大把小少爷摔着了,自然是帮着明台暗暗使了点力气。

 

这点小心思被明楼发现了,当下就竖起了眉毛骂道:“阿诚,你竟然帮他不帮我?”

明台对着明楼摆了个鬼脸,扑到明诚身上就撒起娇来:“阿诚哥,大哥对你那么凶,我就知道你更爱我,留下来嘛,如果你走了我一定会想你的。”


“你就不会想我吗?”明楼听了不高兴,扯着明台的衣领就把小小的孩子提了起来,明台吓得扑楞着下意识抱住了明楼的脖子。

“想呀,我会很想大哥的,真的!”说罢还用力点了点头以示真心。

 

明台也是知道拦不住两个哥哥去上学,再说了,他觉得两个哥哥还是像以前一样留在上海读书的,随时可以回家里来。

明台要留明诚也就是撒撒娇,耍耍赖,赚了哥哥们的宠爱之后自然也就妥协了。

 

当天晚上明台照例跑去找明镜一起睡,明镜给明台盖好被子还问他:“你今天这么乖,这么轻易就放两个哥哥走了?”

明台睁着两只大眼睛,装的很懂事的样子点了点头:“恩,明台想哥哥们的时候会自己去找他们的,姐姐,明台可聪明啦,不会迷路的。”


明镜心里知道明台也只是找个理由出去玩,却不说破:“可是哥哥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很远,明台自己去不了的。”

听了这话小少爷好似受了打击,但还是说:“那……那也没事,哥哥们会经常回来看明台的……”


小少爷的语气已经有了哭腔,可明镜还是又补了一枪:“哥哥们要去的地方特别远,一年可能都回不来两次呢。”

“……”

 

小少爷彻底崩溃了。

明家的小祖宗如果崩溃了,那定是要闹得天翻地覆,一开始是在明镜怀里闹,后来又跑去明楼房里闹,闹完了明楼又跑去闹明诚,哭的抽抽噎噎都喘不上气了还要哑着喉咙干嚎。


就这样哭闹了两三个小时,后来趴在明楼怀里渐渐不哭了,一家人本来以为小少爷终于哭累了,正准备抱着小少爷回房。

明诚却觉得哪里不妥,抓着小少爷的手摇了摇,发现明台的手心里汗津津的。

 

明楼见明诚这般反应,也去摸明台的额头,小少爷额头上冰冰凉凉的全是冷汗,当下惊得差点连苏医生的电话都拨不出了。

苏医生深夜赶来明公馆,给小少爷挂了一瓶葡萄糖,好在这也不是小少爷第一次低血糖还有点准备。

明镜吓的不行,抱着明台直掉眼泪。

小少爷昏睡中还委屈着:“哥哥不走……”

 

饶是明台这般闹,也没能拦住两个哥哥去巴黎,送哥哥们上飞机的时候小少爷别过脸去不愿意看他们,很是生气。


明楼最后又抱了抱明台,说:“明台,哥哥不在家的时候要听大姐的话,知道吗?”

明台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大姐宠你,你却不能过分,知道吗?”

明台伸手回抱明楼,小脑袋埋在哥哥肩上又是点头。

 

“我会想哥哥的。”说着又哭。

 

明楼和明诚留学4年,却只有在第一年的寒假回了一次家,后来为了早些毕业竟是顾不上回家了。

4年后,两人在机场里看到15岁的小少爷都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上一次分别明台还只是个胖嘟嘟的小糯米团子,三年多未见明台,少年却像是春雨后的竹笋抽丝拔条起来。


明台脸上的婴儿肥褪去,下巴尖尖的,巴掌大的小脸上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从小被明镜放在手心里宠着,生的精致又漂亮;

小少爷简单穿了一件白衬衫,袖口和衬衫下摆都用银线仔细绣了蟠龙,看针法是苏绣,倒像是明镜的手笔。


明台自小被明镜宠着,家里没人敢不顺着他,俨然就是个小皇帝,性格被惯的骄纵明媚,就算不说话也透露着一股骄气;他此时站在机场的大块玻璃前,被阳光照的仿佛要隐没在那片白光里——

少年如斯。

 

明楼看到明台一脸迷茫的发着呆,便领着明诚悄悄绕到明台身后,猛的一下抱住了小少爷;

“啊!!”明台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叫起来,声音带着少年的稚嫩和变声的沙哑,挠的人心里痒痒的。


“明台,想什么呢?”明楼揉揉明台的头发,感受了一下怀中少年的身形,想是长得太快了些,竟是摸了一把骨头。

“大哥!”发现是明楼,明台立刻兴奋的转过身去在大哥的怀里蹭了蹭,毛茸茸的脑袋正抵着明楼的鼻子,这下真是痒到明楼心里去了。

 

“好啊,三年没见,小少爷的眼里就只看得到大哥了吗?”明诚一手提着明台的行李,一手晃了晃来时特意买的小蛋糕。

明台欢呼了一声又扑到明诚怀里,直喊着“阿诚哥”,一副要把阿诚钻出洞来的兴奋样。


“车子停在车库里,你是跟我一起去还是在这里等一会儿?”

“阿诚哥,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啦!一分钟也不行!”明台说着又往明诚怀里钻,明诚好久没被人这样撒娇了,一下子心里居然酸酸的。


“大哥,阿诚哥,我好想你们呀。”小少爷如是说。

 

明楼和明诚在靠近学校的地方租了一间公寓,因为没考虑过要招待客人,所以是两室一厅的格局,不过这也正合了明台的心意,晚上就理所当然的蹭进了明诚的房里。

大夏天的明台竟也不怕热,八爪鱼似的缠在明诚身上,小脑袋埋在明诚怀里,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少爷幸福的直哼哼。


明诚轻轻揉着明台的头发,自从明台9岁后开始一个人睡,他就再也没有这样哄过明台睡觉。眨眼间小小的孩童竟已出落的这般英气动人了,不得不赞叹时间的神奇。

 

他突然想起大哥玩笑间给自己起的代号——青瓷。

当时自己还反抗过,说自己怎么会是那轻易就会破碎的瓷器呢?

他觉得自己是那随意摔打锤炼都不会留下一丝伤痕的铁盘子,而家里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少爷才配得上这青瓷的名字。

 

明诚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突然小少爷在他怀里不安的扭动了一下,嘴巴里发出小猫一样咕噜咕噜的呢喃声,少年的声线沙哑却又好听,低低的在明诚耳边震荡开来。

“唔……”明台在明诚胸前轻喘了一口气,惹得明诚条件反射的颤抖了一下。


小少爷好似有些难耐,脸颊红扑扑的,手指不自觉的伸缩着,轻轻抓挠在明诚的大腿上,明诚心知明台大概是做了春梦,心里暗暗叫苦。

明诚正是22岁的热血青年,哪里禁得起这般撩拨?

 

“明台……醒醒。”明诚强自按耐住欲火,理智战胜了欲望,最后还是决定把明台叫醒。

“嗯……”明台从梦里醒来,两只眼睛沾满水汽,一时还不能分辨是在梦里还是已经醒了,下意识又往明诚怀里靠。


明诚搂着滚烫的小少爷,真真是欲哭无泪,正不知如何是好时怀里的人却渐渐有些僵硬起来,伴随着轻微的颤抖。

明诚叹了口气,心里想着安抚小少爷的措辞,还未想好便被小少爷浓浓鼻音、充满委屈的哭腔吓了一跳。

 

“阿诚哥,我腿疼……”

“……?”

 

反应了一会儿,明诚看到明台不自然蜷缩起来的双腿,才意识到小少爷这是抽筋了,手忙脚乱的按上小少爷的小腿;明诚还未从刚才的事件里回过神来,下手没个轻重,一下子就使错了力,明台痛上加痛猛地嚎了一声。

明诚胆战心惊的看向小少爷,只见小少爷颤抖着嘴唇,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

 

“……大哥!呜呜呜呜……!!!”

 

第二天一早,明台苦着脸捧着一杯牛奶小口喝着,明楼和明诚都是一脸的睡眠不足——

小少爷腿抽筋折腾了一夜,现在走路还一拐一拐的不方便,虽说都15岁了,到了哥哥们面前还是瘪了嘴一副不给抱就哭的架势。

明台记恨昨晚明诚捏疼了他,一整个早上连明楼有心想给明诚换换手都不肯,就是不愿意从明诚身上下来。

 

“明台,你等下出门也要挂在你阿诚哥身上?”明楼皱眉。

明台像小时候一样揽着明诚的脖子,一脸就是要如此的无赖表情。

明楼叹了口气,说:“今天你阿诚哥没课,我让他带你去巴黎逛逛,车子我开走了,你俩就坐地铁吧。”

明楼说着又停顿了一下,再次问道:“人这么多,你不嫌丢人啊?”

小少爷松开明诚的脖子,一脸的不高兴。

 

“阿诚哥。”

两人走在巴黎地铁的过道里,暗橘色的光芒拉长了两人的影子,一前一后,一高一矮。

明诚看着那两道影子走神,想起早上大哥嘱咐他要给明台买些钙片。

 

“阿诚哥。”少年略略沙哑的嗓音突然凑至耳边,温热的气息吹拂在他脸上。

明诚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稍稍退了一步问:“怎么了?”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少年低垂了眼眸,声音却蛊惑着明诚想起昨晚荒唐的情事。

“你猜……我梦到什么了?”

他的小少爷明眸如水,嘴角蓄着一丝笑意。

 

“我呀……梦到了阿诚哥……”

少年轻轻踮脚,属于少年的温热气息就袭上了他的唇。

 

少年的吻很稚嫩,却让明诚甘之若饴。

他一定是疯了。

 

少年如酒。

 

 

 

 

 

 

 

写在后面:

写完了!(/ω·\*)捂脸

不能满足大部分人点的梗真是抱歉

下次游戏就放在百粉吧!

 


评论(24)

热度(347)

  1. Kingsman伍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