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柒

【楼诚台】何处解忧(二)

何处解忧(二)

 

 

明台在法租界盘下了一个店面,用的是他之前在北平时的一些积蓄;由于他在北平的日子过的清苦,这点钱明台东拼西凑的却是好不容易才集齐。

一开始他并没有把买下这个店面的事情与明楼说,后来因为这个店面的前任主人身份上有些问题,合同一直被扣着签不下来;

迫不得已之下,明台只有开口向大哥求助。

 

明楼大手一挥就把事情办妥了,公文当天就送到了明台手上,但是明楼依然对此事抱有疑惑:“明台,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给家里省钱了?”

——明台从小但凡要买些什么,从来不肯自己掏钱,一向是喜欢什么直接就与明楼说,总之无论多贵的东西,明楼总归是没有办法在小少爷的撒娇之下保持立场的。

 

“大哥,这下我可是真的一点钱都没有啦!”

明台说着就坐到了明楼旁边,顺势就躺下枕在明楼腿上:“大哥,你的袖扣真好看,送了我吧,你以后就不要戴了。”

明台说着就伸手去拆明楼的袖扣,明楼佯装躲闪了两下还是依了小少爷;

明台捧着那两枚镶钻的袖扣笑得眉眼弯弯,仿佛不知愁的样子。

 

第二天明诚带着小少爷去看房,那店面在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角落里,从生意人的眼光来看,并不是做生意的好地方。

可店面又位于街角,视野却是极广。

如果被人发现,撤退的方法也是千万种……

 

想到这里明诚下意识的看向明台,发现小少爷正看着室内一地的灰尘发呆,不禁暗自笑了笑:

明台现在已经不再从事情报工作了,想来买这店面也不会是因为这层原因。

 

自从明台进了军统,他与明楼就一直和明台斗智斗勇,一开始明诚觉得很累,在外面要演,在家里还要陪着小少爷演;

后来他却渐渐找出了乐趣来,明台很聪明,总是有些他和明楼想不到的鬼点子;

后来明台去了北平,还总是能时不时给他们送来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而现在的明台却是再也没有心力去想这些东西了。

明诚一时有种茫然若失的错觉。

 

“阿诚哥,我从军统毕业初回上海,这里便是我们的据点。”

明台终于还是走进屋里,积满灰尘的木地板上留下了几个鞋印。

 

“那天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副官不穿军服的样子,你知道吗,他之前在军校里是我的教官,每次见到我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说到这里明台歪了歪头,好像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那天他穿了件过气的小马甲,扮作一个摄影师,低声下气的叫我局座。”

说着明台笑起来,好像真的在回忆什么极开心的事情。

 

明诚对于明台的小队唯一打过交道,有些印象的便是他的这位副官,隐约记得是个耿直有些不知变通的男人。

 

明台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扬起一些灰尘,他克制不住的咳嗽了两声又走回楼梯口;

他记忆中的那些相框、家具以及借给客人们拍照的衣服都不见了,整个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余下一室空寂。

明台抚摸着楼梯上的扶手,想起那日于曼丽穿着精致的白婚纱,套着一双丝绒暗花的银丝手套,扶着这楼梯拾阶而下。

 

一切终是回不去了。

 

明诚突然想明白了明台坚持要自己买下这店面的意义,因为明台所缅怀的这一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被自己和明楼所毁坏的。

明台终究是怨他们的。

 

“阿诚哥,走吧,你要帮我开店呀。”

明台逆光站在门口,阳光照的那些空气中漂浮的灰尘闪闪发光。

然后小少爷就走过来扯起他的袖子,像儿时那样撒娇,缠着他要买一架照相机。

 

“阿诚哥,你如果结婚,是穿白西服还是黑西服?”小少爷眨着一双晶亮的眼睛。

明诚想了一会儿,开口说:“嗯……大概会穿黑色的。”

小少爷好似有些失望一般皱了皱眉:“之前我和……”

 

之前我和曼丽穿的那套就很不错。

 

明台低头想了想,复又笑道:“那我也要穿黑色的。”

明诚笑着敲了敲他的头:“你都结过婚了,怎么还……”

话还未说完,两人就安静了下来,明诚自知失言,轻轻搂上明台的肩。

 

“明台……”

“怎么不行,我还没有举行过婚礼呢!”

 

明台和程锦云订婚时死间计划就已开始,事情发生后他们并没有举行婚礼,而是直接以夫妻身份在北平开始了活动,明诚仔细想来,他竟是真的没有举行过婚礼的。

 

“阿诚哥,我现在有一家照相馆了,到时候我来给你照相呀!”

明台走在前边一蹦一跳的,明诚却觉得那个背影一点都不快乐。

 

明台费尽心思的想要将照相馆装修成他记忆里的样子,准备了几个月终于还是让小少爷满意了。

可是装修过后却是再也没了动静,明台没有丝毫想要开店的意思;

面对哥哥们的疑问,小少爷说:

“没办法呀,我请不到满意的摄影师啊。”

 

还有谁,会比郭骑云拍的好呢。

 

 

入冬后明台就开始生病,因为中弹的缘故他切除了部分的肺叶,这对他造成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呼吸道非常脆弱,天气稍有变化他就咳个不停。

可是明楼和明诚知道,明台最让人忧心的还是因为肺叶切除产生的心脏位移和右心功能的损伤,小少爷现在时常嗜睡也和这脱不了干系。

 

明台现在整夜的咳嗽,每天都睡不了多少,明楼和明诚听着那咳嗽声虽然揪心,却也没什么办法。

唯爱情和咳嗽无法掩饰,明台虽有心不让哥哥们那么担心,可往往瘪的脸通红最后却扯出一阵更加激烈咳嗽,有时候咳的狠了会连着吃下去的东西一起,无法克制的吐出来。

 

就这样一连病了大半个月都没有见好的趋势,整个人都愈加憔悴起来,连着两个哥哥也忧心忡忡。

可这咳嗽确实没有什么治疗的法子,只有等着明台自己慢慢的养。

 

“大哥。”小少爷扑进明楼的怀里,嗓子被咳嗽扯的微微暗哑,好像一卷破损的录音带。

彼时小少爷刚刚咳过,明楼抚着他的背看他在怀里轻轻喘气,气还没喘匀又是一阵咳,然后小少爷就哭起来——

 

“大哥,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啊?”

 

明台从小没有生过大病,以前就算受伤也只是忍的一时痛便过去了,哪里有过这般缠绵恼人的病势。

明楼也心疼弟弟被咳嗽折磨,恨不得掐着明台的嗓子把那咳嗽从里边揪出来丢掉。

 

明台虽是假哭,可一刻都停不下来的咳嗽搅得他心里烦躁,他宁可被人拿着枪打上一枪也好过这般不得安宁。

他把自己埋在明楼怀里,好像这样就可以躲避病痛。

他咬紧牙关,狠狠的憋气,想要将喉咙里的瘙痒都瘪回肚子里。

 

明楼感受到怀里人的颤抖,低头一看,发现怀里的人儿已经瘪的脸都红了。

明楼笑了笑,一低头就吻上了某个长不大的孩子。

 

 

唯爱情和咳嗽无法掩饰。

 

 

 

------------也许有也许没有,暂且先打上的----------

-------------------TBC---------------

 

写在后面:就要百粉了,点梗什么的=3=


评论(12)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