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柒

【楼诚台】他守韶华向远

依然是点梗产物~

大部分人都想看诚台的刑讯之后

所以就来写了!

些微ooc有

有楼诚,微楼台///w///

 

 

他守韶华向远

 

 

明诚从城外的刑场回来,握着方向盘的手不住的颤抖——

他刚才,开枪射击了他的幺弟。

他那从小疼爱至今,半句狠话都舍不得说的幺弟。

 

明诚已经快有一周没有见到明台了,想起明台那日出门前还笑嘻嘻的说要晚些回来,让他给他留门。

他一夜未眠,将近拂晓时分,没有等到小少爷却等来了76号的一通电话。

 

“明诚,你们明家的小少爷着实厉害呀。”

电话那头的女声语气轻佻透着讽刺,明诚的心里冰凉一片。

 

再见到明台时,他干净又朝气的小少爷满身血污,摇摇晃晃的站在一群犯人中间,努力的挺直身板却踉踉跄跄的几欲跌倒。

明诚握紧了拳,指甲深深掐进肉里。

 

他的小少爷何时这般狼狈过?

他的幺弟可以撒娇,可以任性,可以胡作非为游戏人间;

唯独不可以站在这里,受人欺辱。

 

明诚走向明台,将怀表塞进他的胸口,狠狠抱紧了他的小少爷,在他耳边轻声说:“明台,站稳了,哥哥来接你回家了。”

 

明台由于被注射了大剂量的致幻剂,混沌的思维并不能明确的知道谁在和他说话,却只是因为听到明诚的声音就痴痴的笑了起来。

他遵从本能将头埋进明诚的颈窝里,轻轻蹭了蹭。

 

阿诚哥。

 

明诚几欲落泪,他其实很怕,他害怕这会成为他们之间最后的拥抱。

200米之内,防弹衣都如蝉翼一般脆弱,何况是这50米都不足的距离;

他塞入明台胸前的怀表只能稍微改变子弹的力量和方向,现在明台的生命就掌握在他的手里,如此脆弱。

 

明诚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双手不要颤抖,在明台的生命面前他的世界好似全部静音只余下手中的这一杆枪。

他稳稳的扣下扳机,一声巨响后他控制着自己冷酷的转身不再去看那应声倒地的人儿;

明诚佯装冷淡地整理自己的外套,小心翼翼的藏起明台蹭在他衬衣上的血迹——

 

这是汪曼春犯下的罪孽,今日明台所经历的,他日必当奉还。

 

离开刑场明诚直接回了76号明楼的办公室,彼时明楼正独自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看见他推门进来立时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

明楼紧张的看着他,明诚浑身都在打颤却无法开口说一句话。

明楼叹了口气,把明诚拥入怀中安抚着,他知道明诚吓坏了。

 

“我不知道他是否安好,我看着他倒下却不能上前去检查一下。”

“他怎么会好呢?那么近的距离,一颗子弹就这样射进他的胸膛……”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打偏了,我、我会不会……”

 

会不会是我,亲手杀了明台?

 

明楼用嘴唇抵着明诚的额头,双手插入他的头发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

“不会的,不会的,明台很坚强,一定不会的。”

 

明楼和明诚从未想过有一天,明台会离他们而去。

他们将他保护的这么好,把他捧在手心里疼爱着,从没有让他受到过一点伤害。

所以怎么会呢?

 

 

明台的伤势很重,子弹射穿了怀表却也偏离的方向并未击中心脏,抢救了整整一夜,刚一结束手术,来不及观察就被送离了医院。

明诚第二天下午来到了共党藏着明台的据点,彼时明台还未脱离生命危险,程锦云守在他身边不住的落泪。

幸运的女人。

 

明诚将上级的任务分发给黎叔和程锦云就支开了他们;

他坐在明台的床边,看到他的小少爷眼睫上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将那双长长的睫毛凝结在一起。

 

明台昏迷中眉头尽舒,明诚知道他是无梦的。

这样最好。

 

明诚有些怕他醒来,因为他一觉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的小少爷曾经有良师,有挚友,有可以将后背安心托付的搭档;

可这一觉醒来,他连明台这个名字都不会有了。

 

明诚沾了些水,想用手指抹去明台眼睫上的血迹,却将那干涸的血晕染在明台的脸上。

他终于落下泪来。

 

他的小少爷,今后该怎么办啊。

 

明诚守着明台一刻也不敢松懈,生怕他眨眼的时候明台就没了呼吸。

好在入夜后明台的呼吸逐渐平稳,明诚看到明台阖上的眼帘下眼珠轻微转动了两下,他知道明台已经从深度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松了一口气,趴在明台身边深深伏下身子,他闻着明台身上淡淡的血腥气,感受着少年身上的体温,从未如此安心。

 

明台睡了两天,明诚就合衣守了他两日。

直到第三天,明台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看向他的阿诚哥,他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嘴里的伤口刺痛的皱起了眉。

是啊,他用这张嘴叼起刀片杀了他的老师,他也本该用这张嘴吞下刀片,追随他的小队一起走的。

 

明台费力向明诚眨了下眼睛,又一次陷入了昏睡之中,这一次,是真的没事了。

明诚闭上眼,感觉持续了两天的耳鸣终于消失了,他替明台掖了掖被角,也随着明台一同睡去了。

 

再一醒来,他已经在客房里。

明诚披上外套,忍着眼前的黑星和头疼走进明台的房间。

明台已经醒了,半靠着床脊坐着,看到明诚走进来虚弱的扯动了一下嘴角。

明诚知道他是想笑。

 

“怎么坐起来了,也不多披件衣服。”明诚说着又将外套披到明台身上。

“他不肯躺着,一直不安分的要动,我没办法才把他扶起来。”程锦云在一旁皱眉。

“瞎胡闹。”明诚坐在床沿,明台睁着一双大眼睛看他。

 

程锦云叹了口气退出房去。

明台突然自己动起来,因为没有力气控制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就猛得砸进明诚怀里。

因为牵扯到伤口,明台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半晌又满足的将那口气吐了出来。

 

因为嘴里的伤口明台没有办法说话,但是阿诚知道,他在叫他——

“阿诚哥。”

 

明诚托起明台被拔去指甲的双手,低声骂道:

“瞎胡闹。”

 

因为过量的致幻剂明台此时还不太清醒,迷茫的趴在明诚的怀里发呆;

这一周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混乱的思维就像打了结,一个线头都抓不住。

 

“你暂时什么都不用想,我和大哥会帮你安排好的。”

明诚调整了一个姿势让明台可以舒服一点,顺手给小少爷整理了一下头发。

明台听了这话抬起头看他,半晌又垂眸去看自己缠满绷带却又渗出血来的十指。

 

明诚没有办法从那张天真的脸上看出一丝心事来。

他的小少爷曾经那么好懂,所以他和明楼把他玩弄于手掌之间。

他们欺他瞒他,以保护之名将他蒙在鼓里。

现在他却是再也看不懂明台了。

 

这一切终究是要还的。

 

小少爷终是点了点头,慢慢挪动了一下身子就要睡下去。

明诚扶着明台躺下,小少爷将手搭在他的身上,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不行,我怕压着你。”

明诚摇摇头,拒绝了小少爷同睡的请求。

 

明台好似有些失落,但依然把手收了回去。

明诚却下意识的抓住了那双手,心里隐隐作疼——

他的小少爷何时这般听从他了?

 

明台从来都是个小皇帝,趾高气扬的凭着撒娇就可以占领明家的一方天地。

若这真是他的幺弟,定然不会就这样轻易罢休。

 

明诚仿佛服了软,掀起明台的被角爬上床去,如同多年前那样小心翼翼的把他拥入怀里。

“明台,什么都不要想,我永远是你的阿诚哥,大哥也永远会是你大哥。”

 

少年在他怀里点点头,安静的睡去了。

 

 

一年后明诚因事去到北平,明台在火车站接他,这是他们兄弟俩一年来第一次见面。

明诚递给明台一个小小的琉璃瓶,做成了挂坠的式样,里面是明镜的骨灰。

明台依恋又悲伤的捧着那个瓶子,他抱了抱明诚又接过明诚的行李箱,像任何一个弟弟会对兄长做的那样给他领路。

一副兄友弟恭的做派。

 

明诚想起他这一年来不断梦见的一幕,梦里是明台拎着行李箱走进一片白光里的背影。

小少爷梳着一丝不苟的头发,身形挺拔散发着青春的朝气,脚步轻松又跳跃,一派不知愁的样子;

他简单的穿着一件熨得笔挺的纯白衬衫,挺直腰背坚定地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从未回头。

 

明诚突然就落下泪来。

 

他守韶华向远,故人在此间白头。

 

 

-----------------------END-------------------

 

写在后面:

是你们要看刑讯后的!

我自己并不想写的!

被琅琊榜虐哭,然后还要写这么虐的梗QAQ

不过转眼好像又快200粉了……


评论(20)

热度(257)

  1. 茉裳花kai伍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