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柒

【楼台】一世长安(一)

声明:

养成系,主楼台、诚台,all台有,双曼有

现代AU,私设多,OOC

 

此章仅为试读,洗澡时突然开的脑洞,只是想看台花叫大哥爸爸(捂脸

想想14岁的小少爷扯着日月木娄的衣袖叫爸爸的场景……(啊啊啊

 

试读,试读,试读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白月光

 

 

要说起明家的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任谁都会说这是S城的一段佳话。

明家的大少爷明楼和汪家的独生女汪曼春从小一起长大,两个家族都是叱咤风云的商界大家,是以两人结婚时那排场羡煞了S城所有的怀春少女。

 

明楼和汪曼春从小玩在一起,知根知底,结婚后也没什么矛盾,要论这唯一不足的,就是他们结婚两年了,汪曼春的肚子却一直平坦如初。

明家和汪家本就是站在风口浪尖的两个大家族,事事都被各大媒体盯着,渐渐的各种流言就出来了,说是汪曼春的肚子不争气,明家很是气恼,明楼在外面又有几个情妇,怕是很快就要离婚了。

跟着报道的还有几张像模像样的偷拍。

 

这篇报道被明镜甩在明楼和汪曼春面前,这个在商场上风云厉色的女人给他们丢下话来:“不管你们两个怎么解决,我明家到底也还是需要个孩子,今年就要。”

明楼和汪曼春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

 

“要不,曼春,你……我们……?”明楼支吾了两声,最终还是看向汪曼春的肚子。

汪曼春立时捂着肚子一脸看变态的神情:“师兄,你疯啦!我可不要给你生孩子!我家曼丽很快就要从国外回来了,你可不要乱说话!”

 

是了,汪曼春不喜欢男人,明楼也不喜欢女人;

他们二人成婚终究也只是两个大家族为了利益而达成的形婚。

 

可是大姐说今年就要孩子,那便要吧。

他们准备领养一个。

 

一不做二不休,这周末他们就接上了从法国留学回来的于曼丽,一起跑到了S城郊外的一处孤儿院里。

 

汪曼春走进孩子们的活动室,发现她的小蝴蝶正在逗弄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糯米团子。

小团子的脸肉乎乎的,此刻正缩在于曼丽的怀里咯咯直笑,一手挥舞着玩具小飞机,嘴里不时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怪叫,活像一只小怪物。

 

汪曼春轻轻唤了一声曼丽,小团子就跟着于曼丽一起直直的看向她,大眼睛水汪汪的眨巴着。

汪曼春坐到那两人身边,示意于曼丽把小团子给她抱着;

小团子在于曼丽怀里不安分的扭动了两下,眼看着这个一脸英气的女人就要伸手抱他,他就猛地挣扎了一下,一脚正踢在于曼丽肚子上。

 

“哎哟!”于曼丽呼了一声痛,下意识就甩手把小团子丢到了地上。

小团子摔疼了,撇撇嘴眼圈就红了,抬头看到汪曼春正关怀的给于曼丽揉着痛处,也没有管自己的意思;

于是就委委屈屈的在地上趴了一会儿,半晌把自己蹭破皮的小手在身上胡乱抹了两下,一咕噜就爬起来跑到活动室外边去了。

 

那边明楼已经选好了两三个孩子,最中意的还是一个长得伶俐漂亮的女孩子,正和院长修女说着话,一个留着西瓜头的小团子就冲进来一头扑进院长修女的怀里——

“台花,怎么啦?”

 

小团子委屈的摊开双手,两只小手上都是细细的布满灰尘的小伤口;

一路跑过来都憋着眼泪,此刻见到院长修女,小团子的眼泪就忍不住一串一串的掉下来,一边哭一边还喘气咳嗽。

 

“我们台花是不是又被欺负啦?”院长修女轻轻给小团子的伤口吹气。

“不是,是台花错了。”小团子伸手抱住院长修女的脖子,院长修女就托着小团子的屁股把他抱了起来。

“明先生,我先带这孩子去处理一下伤口,很快就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我先让人带您去食堂看看吧。”

明楼点点头示意知道了,眼睛却盯着那个趴在院长修女肩头偷偷看他的小团子——

倒是个聪明懂事又机灵的样子。

 

很快到了吃午饭的时候,这个孤儿院受教会资助,但是在S城信徒并不多,是以教会的资金也比较短缺;

加之院里的孩子们又比较多,孩子们的餐食自然也就简陋些,盘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奶油小面包还有一份蔬菜沙拉,牛奶里是加了营养剂的,所有孩子都必须喝完。

 

明楼在院长修女身边发现了那个粘人的小团子,小团子皱着眉一口气就把一杯牛奶咕嘟咕嘟喝完了,然后又随意扒拉了一下蔬菜沙拉,咬了一口小面包就不再动了,趴在院长修女膝上打起哈欠来。

明楼估量了一下小团子的身形,觉得小团子也就只有脸上有点肉,心里想着大概这团子十分挑食。

 

不过从院长修女身边只有他一个孩子来看,大抵这孩子又是十分会撒娇讨人欢心的。

 

午餐过后,孩子们被修女们领着去午睡,小团子恋恋不舍的给院长修女道了一声午安就被其他修女抱着离开了,一双眼睛还是好奇的盯着明楼看。

明楼看着那孩子被抱进房里,最后还努力探出身子来打量他,忍不住笑了笑又跟院长修女打探起来:

“那孩子我看着很是可爱,怎么没有人领走呢?”

 

院长修女手上正拿着明楼之前看好的那个女孩的资料,听闻他问话倒是反应慢了半拍:

“明先生是在问台花吗?”

“哦,他叫台花?我还以为是个男孩子呢。”

“是,台花确实是男孩子。”说着院长修女又把那女孩的资料放回桌上。

 

“明先生此次来领养孩子的缘由我大抵也了解一些,所以我不太推荐先生选那个孩子……”院长修女的神情似乎有些为难。

明楼本也就是随意问问,没有想着要领养台花,听闻此言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他可是太调皮了一些?”

 

“也不是,台花虽然调皮但懂得分寸的,只是台花身体上天生有些不足,若是明先生带走台花,怕是又要被那些小道八卦说上一番……”

明楼看着院长修女脸上的疼惜,心里倒是明白她并非顾虑自己被人议论,终究只是心疼孩子要被卷进明家这些是非里面。

 

“我若是带走他,自然是我乐善好施了,哪里有什么不好呢。”

之前于曼丽倒是来和他讨过这个孩子,说是很喜欢,曼春倒是揽着曼丽也跟着点头,反正她在曼丽面前是没有主见的;

此时他虽知道这小团子不是最好的选择,心里却还是喜欢的很。

 

心里正想着,就看到小团子光着脚丫扒在门框边上偷偷看他,显然是逃了午睡。

小团子的视线和明楼撞上了,下意识的就是一缩脖子躲回了门后,没多久又悄悄探出头来,瞧见明楼还在看他就又缩回去。

如此反复了几次,明楼就悄悄走到门边蹲下来,正撞上小团子探出脑袋——

 

只见小团子瞪大眼睛“呀!”的惊呼了一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带着伤口的手往身后撑了一撑就痛的缩了回去,扭过身子手脚并用的就要爬开。

明楼忍俊不禁,抱起团子,一只手抓住团子胡乱飞舞的小手,让他抱住自己的脖子,回头对院长修女说:

“就要他吧。”

 

台花傻乎乎的看了明楼一会儿,在孤儿院里待了两年多,他还是能明白此刻发生了什么的,只是一时之间有些伤心要离开院长修女了。

台花一手拽着明楼的头发,痛的明楼歪过头看他:

“爸爸……?”

 

……

……

……

 

明楼觉得窗外的雷声有点大。

 

虽说现在是说了要领养台花,但总归是不能当天把人带回家的,于是小台花被于曼丽抱着亲了又亲,搞得台花还以为于曼丽就是他妈妈,傻乎乎的还叫了好多声;

于曼丽惊叫着好可爱,心下却也欢喜,曼春的孩子自然也是她的孩子。

 

一周后台花的领养合同就送到了明家,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一份体检报告,营养不良之类的就不说了,明镜倒是看着那最后几个字“啧啧”喊着心疼。

台花是早产儿,呼吸道受了损伤,有先天性的哮喘,虽然不严重却也是要遭不少罪的。

 

明楼大笔一挥,给小团子取名叫了明台。

从此以后便是在这明公馆里说风就雨的小少爷了。

 

 

PS:

试读嘛,我就随便写写,脑洞也就随便开开/w\

没什么人气我也就自己萌萌,随意就坑了23333

总归写了,唯一遗憾阿诚哥还没出场OTL

 


评论(42)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