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柒

我想坐上杨修贤的飞机

【楼诚台】一世长安(二)

养成系,主楼台、诚台,all台有,双曼有


现代AU,私设多,OOC


 


你没看错,其实这是白月光(二)


因为白月光和双曼的某篇重名,在我消失的两个月里楼台也有人用了白月光


所以改名啦


 


 


一世长安(二)


 


把小少爷领回家还没到一个月就到了年末,明镜所属的这一支明家分支自然是要回到B城明家老宅里过年——说是明家老宅,其实围着最初的那一幢宅子不断扩建而成的一座大庄园,庄园里从游泳池到跑马场都是一应俱全。


 


明家这么大一个家族,一年也就聚这么一次,又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一年一次的聚会自然是搞得盛大非凡;


明家老老小小大概能有200多号人,大年三十的团圆饭是在庄园里的一个大礼堂里办;


膳食都是由明家业下最顶尖的厨子们做,还未到年末,厨子们就已经世界各地收集食材了;


彼时还会请一些明星过来,这就全凭明家小姐少爷们的喜好了。


 


总而言之,临近年末,明家事物繁多,明镜作为南方一派的主心骨自然要早早回到B城帮着处理。


于是明镜携着明楼、明诚,汪曼春一手牵着明台,另一手挽着于曼丽,在S城机场守候着的记者们面前上演了一出夫妻恩爱、母子情深、姐弟一心的戏码后,一扭屁股就降落在了B城。


 


明台刚被明楼领回家不满一个月,在S城的明公馆都没跑熟悉,骤然被带到了完全陌生的城市里还有些懵;


家中的长辈们对明台好奇的不得了,明楼抱着明台一个个的认人;明台被这个摸一把,那个揉一下,一开始还能强打精神得应付着,后来就索性委委屈屈地埋在明楼胸前不肯露脸,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明台这一睡,第二天醒来就在医院里了,也不知道是在飞机上太累了还是因为B城空气太干燥,和S城气候相差太大——总之是犯了哮喘。


明楼得知这一消息时他的“宝贝儿子”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待他匆匆赶到病房,发现小少爷的大半张脸都被雾化面罩遮住,时不时轻轻咳嗽一声,两只手却捧着游戏机玩的正欢。


 


明楼走过去抽走了明台手中的游戏机,明台的眼睛“唰”的一下就随着游戏机看向他——两排长长的睫毛跟小扇子似的,我儿子真好看。


明楼如是想。


 


明楼不自在的咳了两声,给明台调整了一下雾化面罩的松紧带,然后问道:“你阿诚哥呢?”


明台睁着一双大眼睛,嘴巴动了两下,在雾化面罩上哈出一片白雾。


 


“什么?”


明楼没听清,附身凑到明台耳边——


 


“嗷!!!”


明楼猛地一下后退开来,捂着自己的耳朵叫苦不迭;


又看到明台“咯咯咯”地直笑,眼睛都笑成了两轮小月亮。


 


明楼不自觉舒了一口气,来之前心里还一直担心着,本来还一直想着怎么安慰身体不舒服的小少爷,现在反而是被明台给安慰了。


明楼盯着小家伙手背上的针孔,心里疼的厉害。


 


正想着,明诚就领着医生进来了,医生做完检查就告诉兄弟俩说,下午就可以带着小少爷出院了,然后望向明楼,问:“您就是孩子的父亲?”


明楼挠了挠下巴,十分不适应这个身份,尴尬地连说了两声“是”。


 


医生看到明楼这个反应,瞬间就把明楼拉进了不懂照顾孩子的黑名单,推推眼镜就拉着明楼到病房外面进行再教育去了。


 


明台的眼睛随着明楼…手里的游戏机移动着,伸长了脖子盼望着明楼能把游戏机还给他,直到明楼的身影被病房门隔绝在外才噘着嘴哼唧了一声。


明诚看着有些好笑,伸手帮他把雾化面罩给摘了:“小少爷还没玩够游戏啊?再睡一会儿,下午该出院了。”


 


“可是台花不想睡……”


明台眨巴着眼睛,心里对明诚还是有些陌生——平日里明诚总跟着明楼上班,下了班明诚有时也不回明公馆,他自己在S城有另一处房产。


明诚和明台一样是明家的养子,只不过当初收养的时候就是往管家和助手的方向培养的,在明家的身份有些微妙,又相对独立一些。


 


“那就不睡吧,我带你出去走走。”


明诚给明台套上外衣,穿毛衣的时候静电把小家伙的头发全带的飞舞起来,小家伙闭眼皱着眉被连着电了好几下,支楞着头发一脸的不开心。


 


明诚给明台带上口罩,怕小少爷脆弱的呼吸道依然适应不了B城的天气,也不敢走出建筑,只是抱着他在医院里的阳光房里散散步。


阳光房其实是一个不小的室内花园,里面有一些铺了石子的小路和长椅,里面三三两两的坐着几个病人。


 


明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室内花园,好奇的仰头盯着头顶巨大的隔温玻璃看;


明诚伸手遮住他的眼睛,道:“小傻瓜,别盯着太阳看。”


 


“阿诚哥,偷偷告诉你哦,我觉得太阳公公喜欢我。”


小少爷一脸的认真。


“哦?为什么?”


“因为每次我盯着它看,它都会抓住我不放,舍不得我呀。”


 


明诚想了一下,明白明台说的是久视日光之后留在视网膜上的光斑,顿时有些忍俊不禁,但还是板着脸说:“那明台就更加不能盯着太阳了。”


“为什么?”明台式歪头。


 


“难道明台想要娶太阳公公吗?”


“明台是男孩子,太阳公公也是男孩子,我们不可以结婚的。”


 


明诚揉了揉明台的头发,说:


“有爱,就可以了。”


 


“真的吗?那台花以后也可以和爸爸结婚吗?”


明诚想象了一下明楼和汪曼春结婚时的一脸苦大仇深,不禁认真思考了一下明楼恐婚的可能性。


 


明诚这边还在想着,明台已经蹬着小短腿扑棱起来,明诚刚把小家伙放到地上,小家伙就蹿了出去——


“明台,不可以跑。”


 


想起医生的嘱托,明台最近不能有剧烈的运动,明诚立时就拽住了小家伙的领子,提小鸡似的夹着小家伙的腋下。


顺着明台奔跑的方向看去,明诚轻易就发现了一个腿上绑着石膏的男孩子。


 


明诚牵着明台,还未到男孩身边,明台就笑嘻嘻的叫起来:“你好呀。”


男孩子一抬头就看到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站在他面前,虽然大半张脸都被口罩遮住了,但是两只眼睛笑得弯弯的特别漂亮。


 


“我是台花,但是我有个新名字,叫明台哦。”


小家伙眼睛亮亮的,说起话来摇头晃脑。


男孩子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比他小了两三岁的男孩子,被他唬地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回道:“我……我叫郭骑云。”


 


一边的明诚恍然大悟,怪不得觉得这孩子眼熟,这不是重庆军区总司令,王天风的侄子吗?


明诚刚看出这孩子是谁,王天风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巴掌拍在明诚肩上,明诚吓得整个人都炸毛了——


 


“明秘书。”


王天风笑得两眼弯弯,活像一只老狐狸,偏偏眼睛还大得很。


 


王天风瞄了眼最近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小少爷,又问明诚:“怎么了?”


明诚朝郭骑云那边努了努嘴,也问:“怎么了?”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大眼的看了一会儿,又各自看向了两个孩子。


 


“哟,王司令也在医院啊?”


 


明诚现在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老天啊,大姐怎么来了?


 


明诚抚额想起花边新闻上两人过去轰轰烈烈的一段情史,反正八卦新闻都说,他俩至今一个未娶,一个未嫁,都是因为对方……


明诚觉着那俩人看向对方的视线里都要有火花蹦出来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俩人哪里像是爱的深沉,明明是恨的牙痒痒啊!


 


-------------------TBC---------------


 


我终于还是更了……


没错我就是失踪人口,你们打我呀!


估计都没人记得这篇了233



【楼台】一世长安(一)

声明:

养成系,主楼台、诚台,all台有,双曼有

现代AU,私设多,OOC

 

此章仅为试读,洗澡时突然开的脑洞,只是想看台花叫大哥爸爸(捂脸

想想14岁的小少爷扯着日月木娄的衣袖叫爸爸的场景……(啊啊啊

 

试读,试读,试读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白月光

 

 

要说起明家的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任谁都会说这是S城的一段佳话。

明家的大少爷明楼和汪家的独生女汪曼春从小一起长大,两个家族都是叱咤风云的商界大家,是以两人结婚时那排场羡煞了S城所有的怀春少女。

 

明楼和汪曼春从小玩在一起,知根知底,结婚后也没什么矛盾,要论这唯一不足的,就是他们结婚两年了,汪曼春的肚子却一直平坦如初。

明家和汪家本就是站在风口浪尖的两个大家族,事事都被各大媒体盯着,渐渐的各种流言就出来了,说是汪曼春的肚子不争气,明家很是气恼,明楼在外面又有几个情妇,怕是很快就要离婚了。

跟着报道的还有几张像模像样的偷拍。

 

这篇报道被明镜甩在明楼和汪曼春面前,这个在商场上风云厉色的女人给他们丢下话来:“不管你们两个怎么解决,我明家到底也还是需要个孩子,今年就要。”

明楼和汪曼春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

 

“要不,曼春,你……我们……?”明楼支吾了两声,最终还是看向汪曼春的肚子。

汪曼春立时捂着肚子一脸看变态的神情:“师兄,你疯啦!我可不要给你生孩子!我家曼丽很快就要从国外回来了,你可不要乱说话!”

 

是了,汪曼春不喜欢男人,明楼也不喜欢女人;

他们二人成婚终究也只是两个大家族为了利益而达成的形婚。

 

可是大姐说今年就要孩子,那便要吧。

他们准备领养一个。

 

一不做二不休,这周末他们就接上了从法国留学回来的于曼丽,一起跑到了S城郊外的一处孤儿院里。

 

汪曼春走进孩子们的活动室,发现她的小蝴蝶正在逗弄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糯米团子。

小团子的脸肉乎乎的,此刻正缩在于曼丽的怀里咯咯直笑,一手挥舞着玩具小飞机,嘴里不时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怪叫,活像一只小怪物。

 

汪曼春轻轻唤了一声曼丽,小团子就跟着于曼丽一起直直的看向她,大眼睛水汪汪的眨巴着。

汪曼春坐到那两人身边,示意于曼丽把小团子给她抱着;

小团子在于曼丽怀里不安分的扭动了两下,眼看着这个一脸英气的女人就要伸手抱他,他就猛地挣扎了一下,一脚正踢在于曼丽肚子上。

 

“哎哟!”于曼丽呼了一声痛,下意识就甩手把小团子丢到了地上。

小团子摔疼了,撇撇嘴眼圈就红了,抬头看到汪曼春正关怀的给于曼丽揉着痛处,也没有管自己的意思;

于是就委委屈屈的在地上趴了一会儿,半晌把自己蹭破皮的小手在身上胡乱抹了两下,一咕噜就爬起来跑到活动室外边去了。

 

那边明楼已经选好了两三个孩子,最中意的还是一个长得伶俐漂亮的女孩子,正和院长修女说着话,一个留着西瓜头的小团子就冲进来一头扑进院长修女的怀里——

“台花,怎么啦?”

 

小团子委屈的摊开双手,两只小手上都是细细的布满灰尘的小伤口;

一路跑过来都憋着眼泪,此刻见到院长修女,小团子的眼泪就忍不住一串一串的掉下来,一边哭一边还喘气咳嗽。

 

“我们台花是不是又被欺负啦?”院长修女轻轻给小团子的伤口吹气。

“不是,是台花错了。”小团子伸手抱住院长修女的脖子,院长修女就托着小团子的屁股把他抱了起来。

“明先生,我先带这孩子去处理一下伤口,很快就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我先让人带您去食堂看看吧。”

明楼点点头示意知道了,眼睛却盯着那个趴在院长修女肩头偷偷看他的小团子——

倒是个聪明懂事又机灵的样子。

 

很快到了吃午饭的时候,这个孤儿院受教会资助,但是在S城信徒并不多,是以教会的资金也比较短缺;

加之院里的孩子们又比较多,孩子们的餐食自然也就简陋些,盘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奶油小面包还有一份蔬菜沙拉,牛奶里是加了营养剂的,所有孩子都必须喝完。

 

明楼在院长修女身边发现了那个粘人的小团子,小团子皱着眉一口气就把一杯牛奶咕嘟咕嘟喝完了,然后又随意扒拉了一下蔬菜沙拉,咬了一口小面包就不再动了,趴在院长修女膝上打起哈欠来。

明楼估量了一下小团子的身形,觉得小团子也就只有脸上有点肉,心里想着大概这团子十分挑食。

 

不过从院长修女身边只有他一个孩子来看,大抵这孩子又是十分会撒娇讨人欢心的。

 

午餐过后,孩子们被修女们领着去午睡,小团子恋恋不舍的给院长修女道了一声午安就被其他修女抱着离开了,一双眼睛还是好奇的盯着明楼看。

明楼看着那孩子被抱进房里,最后还努力探出身子来打量他,忍不住笑了笑又跟院长修女打探起来:

“那孩子我看着很是可爱,怎么没有人领走呢?”

 

院长修女手上正拿着明楼之前看好的那个女孩的资料,听闻他问话倒是反应慢了半拍:

“明先生是在问台花吗?”

“哦,他叫台花?我还以为是个男孩子呢。”

“是,台花确实是男孩子。”说着院长修女又把那女孩的资料放回桌上。

 

“明先生此次来领养孩子的缘由我大抵也了解一些,所以我不太推荐先生选那个孩子……”院长修女的神情似乎有些为难。

明楼本也就是随意问问,没有想着要领养台花,听闻此言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他可是太调皮了一些?”

 

“也不是,台花虽然调皮但懂得分寸的,只是台花身体上天生有些不足,若是明先生带走台花,怕是又要被那些小道八卦说上一番……”

明楼看着院长修女脸上的疼惜,心里倒是明白她并非顾虑自己被人议论,终究只是心疼孩子要被卷进明家这些是非里面。

 

“我若是带走他,自然是我乐善好施了,哪里有什么不好呢。”

之前于曼丽倒是来和他讨过这个孩子,说是很喜欢,曼春倒是揽着曼丽也跟着点头,反正她在曼丽面前是没有主见的;

此时他虽知道这小团子不是最好的选择,心里却还是喜欢的很。

 

心里正想着,就看到小团子光着脚丫扒在门框边上偷偷看他,显然是逃了午睡。

小团子的视线和明楼撞上了,下意识的就是一缩脖子躲回了门后,没多久又悄悄探出头来,瞧见明楼还在看他就又缩回去。

如此反复了几次,明楼就悄悄走到门边蹲下来,正撞上小团子探出脑袋——

 

只见小团子瞪大眼睛“呀!”的惊呼了一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带着伤口的手往身后撑了一撑就痛的缩了回去,扭过身子手脚并用的就要爬开。

明楼忍俊不禁,抱起团子,一只手抓住团子胡乱飞舞的小手,让他抱住自己的脖子,回头对院长修女说:

“就要他吧。”

 

台花傻乎乎的看了明楼一会儿,在孤儿院里待了两年多,他还是能明白此刻发生了什么的,只是一时之间有些伤心要离开院长修女了。

台花一手拽着明楼的头发,痛的明楼歪过头看他:

“爸爸……?”

 

……

……

……

 

明楼觉得窗外的雷声有点大。

 

虽说现在是说了要领养台花,但总归是不能当天把人带回家的,于是小台花被于曼丽抱着亲了又亲,搞得台花还以为于曼丽就是他妈妈,傻乎乎的还叫了好多声;

于曼丽惊叫着好可爱,心下却也欢喜,曼春的孩子自然也是她的孩子。

 

一周后台花的领养合同就送到了明家,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一份体检报告,营养不良之类的就不说了,明镜倒是看着那最后几个字“啧啧”喊着心疼。

台花是早产儿,呼吸道受了损伤,有先天性的哮喘,虽然不严重却也是要遭不少罪的。

 

明楼大笔一挥,给小团子取名叫了明台。

从此以后便是在这明公馆里说风就雨的小少爷了。

 

 

PS:

试读嘛,我就随便写写,脑洞也就随便开开/w\

没什么人气我也就自己萌萌,随意就坑了23333

总归写了,唯一遗憾阿诚哥还没出场O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