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柒

【楼诚台】少年无忧(二)

声明:

楼诚台有,即:楼诚+楼台+诚台

这章主要讲明家姐弟怎么解救阿诚出桂姨苦海~

桂姨终于要狗带了!


少年无忧(二)

 

 

转眼明台到了明家已两个月了,虽然性格明朗了很多,只是却仍旧少言,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明镜也就此带他去看过医生,医生只说他年龄小受了惊吓,家庭又突生变故,一时没有办法缓过神来;家里人多照顾一些多点疼爱,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好了。

 

得了医生的话,明镜更加觉得明台惹人怜,回去后变本加厉的宠爱起来,只要是明台说的话便当作是圣旨一般去执行。

有时候明楼都觉得,姐姐就好似被这小屁孩魇住了一样。

 

“姐姐!”明楼正想着,明台就已经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一头撞在明镜腿上。

明台猛地撞了一下又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瞬间瘪了嘴就要哭。

明楼见势赶紧把小少爷从地上抱起来,还没等明镜说话就立刻嘘寒问暖的给明台到处揉揉:“明台,是姐姐不好,撞着你了,哥哥让姐姐给你道歉!”

明台撞疼了脑袋摔疼了屁股,两只手正犹豫着不知道捂哪里,刚要发脾气却被明楼的这番话给弄迷糊了,看看哥哥又看看姐姐,眼泪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

明镜把明台宠上了天,也不教训明楼,只是给明台揉着撞红的脑门儿,说:“是姐姐不好,应该要看到明台的,明台找姐姐吗?”

 

明台本是摔疼了要大发一通脾气,却硬生生被明楼的一番话又憋了回去,正是不开心的时候。

明台撅了嘴,哼哼唧唧的就晃着腿就往明楼肚子上踢,明楼吃痛立刻把小少爷放到地上,明台一溜烟儿的就跑了。

明镜急急的喊了一句:“慢点!别摔着啦!”

 

明台太小,为了安全明镜不让他跑出这明公馆玩儿,能跑的最远的地方也就是离明公馆不远的弄堂里,阿诚的家。

明台熟门熟路的一路沿着弄堂跑,弄堂里的人经常看见这锦绣一般的小少爷也是喜欢的很,总是给他一些糖果什么的。

这些糖果虽然比明镜给的要粗糙很多,明台却总是一脸高兴的收下,小心的揣在口袋里,好像得了什么不得了的好东西一样。

 

还未跑到阿诚家门口,明台就听见“哐”的一声巨响,然后就传来了桂姨的骂声——

“你还有脸跟我要饭吃?我养着你给你吃给你穿,你做了什么有脸跟我喊饿?!”

说着传来几声抽打的声音,突然“哇”的一声阿诚大声哭了起来:“姆妈,我错了……姆妈!我错了……啊!”

 

明台吓得放慢了脚步,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找阿诚了。

正犹豫间又听到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就听得桂姨说:“给我滚出去!”

阿诚被桂姨猛的从屋里推出了门,一下子迎面扑倒在石板路上,幸好双手及时撑住了地面才没有摔到脑袋。

 

明台在巷子那头被吓的不知该如何反应,远远的就看到阿诚趴伏在地上,整个人抖的厉害。明台摸了摸自己刚才在姐姐身上撞疼的脑袋,又看着阿诚颤抖的身体,立时也害怕的哭了起来,向阿诚奔了过去。

 

阿诚被打的厉害,又没有吃午饭,猛的被桂姨从屋里推出来,寒冬里身上衣服穿的却很单薄,平日大少爷和大小姐问他,他也只说自己不怕冷,现在却是仿佛要冷到了骨子里。

他眼前一阵一阵的目眩,冷风吹打在他身上,他就抖的无法自已,他紧紧咬着唇,生怕自己只要稍稍一放松,哭声就会传到那明公馆里……

 

想起自己刚到明公馆时,不小心打碎了花瓶,他害怕责罚吓得哭了出来。

那时候大少爷给他擦了眼泪,安慰他说那只是地摊上随便买来插花的,还细心给他手上的伤口抹了药。

可是阿诚知道,明公馆哪里有不值钱的东西呢?

 

阿诚现在颤抖着只是想哭,想要立刻跑回明公馆里,想要跑到大少爷身边去……

 

一个温软的身体贴上了他的背,阿诚一回头就看到小少爷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阿诚,不冷,明台抱着你。”

 

阿诚想回过身去回抱明台,却发现自己手上擦伤了,满手的血污,害怕弄脏了小少爷昂贵的衣服,两只手竟然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明台看到阿诚的手哭的更加厉害,他想起他的姆妈睡着的那一天也是有这么多的血。

明台学着姐姐和姆妈安慰他的样子,抱着阿诚,两只手臂太短就只能轻轻拍着阿诚的后颈,嘴里安慰着:“阿诚,不疼了,明台给你揉揉。”

 

“小少爷……”

话还未说完,阿诚哽咽了一下就只是默默掉眼泪。

他也不过是10岁的孩童,桂姨常年对他打骂,他心里委屈却没有人可以说,有时候被打了也不敢哭,怕被桂姨听到心烦,又惹来一顿打。

现在终于有人知道了,虽然是还只有3岁的小少爷,却也终于有人安慰他,心疼他。

阿诚想抱着明台哭,想把自己心里的委屈都说给他听——

 

他安慰自己说,没关系,小少爷年纪小听不懂他说的话。

小少爷也说不清话,这样也不怕他告诉大少爷和大小姐,给他们添麻烦。

 

阿诚越想越委屈,抱着明台哭了好久,其中夹杂着他对桂姨的怨和恨。

阿诚把明台抱的太紧了些,明台也没有发脾气,用小手摸着阿诚的头发,他心里着急也很困惑,但是他知道阿诚很疼、很委屈。

想着想着他也生起气来,突然叫道:“阿诚,桂姨坏!”

 

阿诚刚要说话,桂姨听见明台的声音从屋里推了门,正看到阿诚坐在地上,那粉雕玉琢的小少爷面对阿诚站在他两腿间,此时也回头生气的看着自己。

桂姨心里一慌便觉得大事不好,可是想着明台毕竟是小孩子,比较好哄,立时压柔了声音哄到:“小少爷,阿诚不懂事,我只是教训一下。”

 

可桂姨哪里知道,明台虽然不懂这些事情,可是他在明家是个小皇帝,他说的就一定是对的;

就算桂姨真的一点错都没有,只要他不开心,那也是不行的。

小皇帝狠狠瞪了桂姨一眼,使劲拉着阿诚就要让他起来跟着他回明公馆。

 

桂姨哪里敢放阿诚到大小姐身边?

立刻呵斥了一声:“阿诚!”

阿诚浑身猛然一颤,立刻松开了明台的手,说:“小少爷……您,您回去吧,姆妈还有事情要我做呢。”

明台立刻生气的叫起来:“走!不做!”

 

“小少爷,求您回去吧……”阿诚看桂姨已经挑起了眉毛,哀求起来。

明台见拉不走阿诚,生气的跺了脚,一转身就朝家里奔去。

桂姨把阿诚扯进屋里,厉声让他不许跟少爷小姐告状,又抽打了他两下就把他关到了房间里。

 

那边明台一回到明公馆,立刻楼上楼下的找着姐姐和哥哥,把楼梯踩得咚咚作响,明镜听到声响怕明台摔跤,立刻从房里出来接住了气鼓鼓的明台。

“明台,怎么了这么生气?”

明楼听到声音也从房里出来了,想着小少爷如果不高兴,可不定要告自己的状呢。

 

“桂姨坏!”明镜和明楼互相看了一眼,都不懂明台在说什么。

“明台,桂姨今日没来家里啊。”明楼问。

 

“明台去找阿诚,阿诚很痛!”

“阿诚摔跤了吗?”这是明楼问的。

“阿诚摔跤了,桂姨坏!”

 

明台虽说的不多,但是明氏姐弟何等聪慧,还是抓住了要点。

明台见哥哥和姐姐没有随着他的心意,立刻拽着明楼的手就要往阿诚家跑。

明楼皱了眉,附身抱起明台就跟着明镜往阿诚家赶去。

 

一到了阿诚家,桂姨正坐在厅里择菜,见他们来了立刻笑着迎了过来:“大少爷,大小姐,小少爷,你们怎么来了呀?”

明台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看她。

明楼面色铁青,说:“阿诚呢,我来找阿诚。”

 

桂姨好似为难一般,说:“阿诚病了,在楼上呢,大少爷还是别去看了吧,以免过了病气……”

“没事的,桂姨,明楼是来找阿诚玩的,就算他病了,我们去看看,回头让苏医生给他看看。”明镜也不管桂姨回了什么,直直的就往楼上去了。

桂姨“哎”了一声见拦不住大小姐,急急的跟着上了楼。

 

到了楼上,阿诚正缩在被子里,看见他们上楼就从被子里钻出来看他们,却不起身。

明镜坐到他床边,想拉他的手说说话,却看到他手上满是血污,不禁面色一寒。

阿诚瑟缩了一下,把手缩回被子里。

 

明镜冷冷的看向桂姨,桂姨尴尬的笑笑说:“大小姐,小孩子在路上瞎跑的时候摔着了……”

明镜扯开阿诚的被子,解了阿诚几颗扣子,青青紫紫的痕迹就暴露在眼前。

明镜和明楼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小的孩子都遭受了什么?

 

明楼看向姐姐,眼里大有哀求之意,他想把阿诚从桂姨这里接出去,可这家里毕竟姐姐才是主事的。

明镜冷冷道:“桂姨,我记得阿诚也是你从孤儿院里领出来的孩子,现下我看你也没有能力抚养他,便把他交给我吧。”

“大小姐……”桂姨刚要开口拒绝,明镜就又打断了她——

“你如果直接将他转交给我,我也就不多加为难你了,不然我大可直接把你交给警察。”

 

桂姨也知道把孩子打成这样,如果大小姐真的报警,她定是有不少苦头,再一想这孩子的父亲早已舍弃了他,留着他也只是多个人吃饭,便点了头。

“还有,你心肠这么狠毒,以后就不要来我明家做事了。”明镜说完就拂了衣袖走了出去。

“大小姐……大小姐!”桂姨在后面哭喊着,她丢了唯一谋生的活计,家里也无亲戚,这下在上海可是过不下去了。

 

到了明公馆,明镜赶紧叫来了苏医生,给阿诚各处伤口上了药,苏医生也叹:“唉……伤的这么厉害,全身上下竟没几处好的……”

明楼抱着明台在一边看,心疼的眉头都要打了结。

 

“阿诚”苏医生走后,明镜把阿诚叫到身边问道:“我明镜既然把你从桂姨那边接走,自然不会再把你送回孤儿院了,以后你可愿意姓明?”

阿诚瞪大了眼睛,忽然极快速的摇起头来:“不,大小姐,阿诚怎么敢和您做一家人呢!您把我从桂姨那里接走已经是救了阿诚了,阿诚……”

 

明镜听到这里也笑了,说:“我不收你做弟弟,只是你以后就叫明诚了,是我明家的人,我会送你去读书,别人家孩子有的,你都会有,而且不会比他们的差。”

明镜摸了摸阿诚的头,说:“只是以后你要多看着明楼一点,不要让他惹事;明台年纪小,你要多照顾他。我会让钟叔带着你,明白了吗?”

 

阿诚知道,明镜这是想让他跟着钟叔学习管理这个家里的大小事务,一时心里也很开心,以后他就叫明诚了,要住在这明公馆里,可以天天见着大少爷和小少爷了。

明台看见阿诚笑了,也跑过去拉他的手,甜甜的叫哥哥。

 

当天晚上明镜念着明诚挨了打又换了家,就让他和明楼睡,可明台闹着也要和两个哥哥一起睡,好在明楼的床很大也不怕挤着他们当中的哪个。

明台晚上睡觉喜欢抱人,一转身就缩进了明楼怀里,明诚看着小少爷撒着娇的样子不禁笑起来,明楼也看着他。

 

“阿诚,以后你就是明台的哥哥了。”

“恩。”阿诚轻声作答。

“是我明楼的弟弟。”

“恩。”

 

以后就是明诚了。

他有一个稳重温柔的大姐,有一个可靠值得依赖的大哥,还有一个必须要宠的弟弟。

 

 

---也许有后续也许没有暂且先打上的---

---TBC---

 




评论(9)

热度(210)